主页 > 农村发现 >人情世故就是一连串的妥协、妥协、妥协 >

人情世故就是一连串的妥协、妥协、妥协

人情世故就是一连串的妥协、妥协、妥协

学习使用工具,探究人与阅读的化学变化,努力成为智人。

经常在轻小说或是漫画里面发现这样的设定:编辑往往是虐待狂,挥舞着狼牙棒追逐着作者催稿,而作者则是个抖M,于是经常被强势的拖着走,一个不小心就会爱上编辑,两人产生暧昧情愫。

唉,拿狼牙棒催稿可能是事实,但真要互相意爱,每一百组编辑作者的组合里,可能只有 0.1 组有办法啊。不知道为什幺,有许多年轻读者对于编辑总抱持着桃色幻想,觉得他们一定经常与作者喝咖啡,回到出版社则是在工业风的办公室里看稿子,耳朵上还挂着耳机……。是啦,因为工作需要,编辑的确经常与作者或设计师约在咖啡店,甚至有可能出国协助写真书拍摄等,但回到办公室的编辑,就算是帅哥或是美女,也很难像偶像剧演员一样,工作的时候看起来还美美、帅帅的。

出版社编辑的工作就像是 PM,必须负责一本书从 word 档案、印刷完毕、上市行销的所有过程。可以想像,除了看稿、写文案之外,全部的时间几乎都花在透过电邮、电话、开会之中,而沟通的对象除了作者,还有上司、作者的经纪人(很少见)、封面设计师、版型设计师、印刷厂、纸厂、装订厂、通路、行销等,光是和合作厂商之间讨论工单、杀价就可能耗尽心力,更不用提经常得夹在上司(总编辑)和作者偶尔还有设计师中间,像是三明治一样痛苦。

也因此,编辑在业界跑跳久了,不一定会变得强势,却有办法练得一身说服本领,让众人(包含自己)都愿意妥协。于是,厉害的编辑总能够以打太极拳的身法,轻鬆挡下来自 A 的压力,转化 B 的说法去说服 A 接受,同时将 A 的说法转换成B可以接受的道理,就这样把压力转来转去,说之以情、动之以理,让每一个与书製程相关的人,都愿意放下坚持,以最少的妥协达到让众人都满意的状态。

一本书成功的关键,其实是众人的妥协。

但妥协之前,我们必须先认清在团队工作时所扮演的角色,并不是绝对完美:作者对于作品有自信,却未必能够理解书籍印上条码之后便是商品,有商品的道路得走;设计师对于美感有信心,但未必能够清楚书本定价其实侷限了纸材、印刷技法的使用;行销对于通路案型有信心,却未必能够理解作者对于作品变成商品之后,那微妙的排斥商业化的心情。

身为最了解这本书的读者,编辑不只必须规划成书进度,还必须同时考虑到上述所有因素,确认每一环节能够顺利完成。也因此,一名独当一面的编辑,必须具备极佳的沟通能力,善于说服、引导众人保留大部分的坚持、同意某程度上的妥协,而不至于妨碍出版流程。

沟通或说是谈判的技巧,其实就是保留自己最在意的条件,割捨心里想要却会造成他人困扰的要求,让对方也有所满足,而不至于造成一家通吃,其他人只能乾瞪眼的局面。每一个参与者对于作品都有最理想的预期,换个角度看,每一种预期都是一项限制,当作品掺杂太多限制,想八面玲珑是不可能的。没有一个作品能够满足每一个人。于是,妥协也是突破限制的途径,让每一个人放下执念,另闢蹊径,用其他(艺术性的)方法来解决,让多数人都能接受。

妥协,总带点负面的、消极的气味,不是容易认同的字眼。电视广告总教我们要活得像自己,每一个歌手都要歌迷活得有态度,但从来没有人告诉过我们,如果只想以自己想要的方式过活,人生极有可能像是一台逆向行驶的车,就算没有被撞得支离破碎,也会一路胆颤心惊,无法从容……

回顾自己经手的出版品,老实说,有一些我不甚满意,甚至有一些因为自己的坚持,不仅伤害了当时合作的人,整体表现也没有想像中突出。情绪不佳时,见到那些书本,还会喘不过气来。直到现在,我仍不知道该如何处理那些书本,如果重新製作,会不会好一些?还是,我将遭遇相同的局面?

我想,关于妥协,我还有很多得学习。

这回就推荐大家一本与书店有关的小说吧!《A.J. 的书店人生》,我们的人生如书啊。

Photo from Flickr CC by JD Hancock

《A.J. 的书店人生》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