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农村发现 >人情味.普安堂.巴西舌吻和吃狗肉的相对性关係 >

人情味.普安堂.巴西舌吻和吃狗肉的相对性关係

我想,很多人都已经把「台湾最大的资产就是人情味」和「台湾最美的风景就是人」这两句话听到烂了。而且,在许多社会不公不义被揭发时,一些内心其实对正义完全不在乎,只要不干我事管你去死的自私货色们,更是喜欢拿这两句出来卖弄,然后说「台湾就是这样内斗才不团结」。

好吧。在难听话出口之前,来给大家看看几张美丽的风景照。

人情味.普安堂.巴西舌吻和吃狗肉的相对性关係

人情味.普安堂.巴西舌吻和吃狗肉的相对性关係

这两张美丽的雪景所在,就是刚下档的大河连续剧「八重之樱」的所在地福岛县会津若松市。这种美丽的天然美景和人文历史堆积出来的景观,的确台湾比较少见。很多人大概读到这裏就脑充血急着想说「可是我们有人情味啊」!嗯,是没错。但是到底有没有人想过,如果人情味是台湾最大的资产,那其他国家包括日本,国民们都是冷淡无情然后排外机车的吗?

就在美景美食之旅间,发生了段小插曲。小弟与友人要去一嚐美味的「味噌田乐」,因为福岛核电的「风评被害」(就是因为核电事故而让人觉得可能有放射能不敢来,事实上这裏离出事地点直接距离快一百公里)而倒闭了。但是小弟不察到了现场停车之后,发现吃不到当地美食要离开之际,停车场久未有车出入而地面结成坚冰,不管怎幺踩油门车轮都只是高速空转打滑而原地不动的悲剧。

就在当地进退两难之际,一位素昧平生的当地欧巴桑开车经过停了下来,义无反顾地下车帮忙,幸好有助拳人帮忙,终于离开了这个滑冰地狱。事后,欧巴桑只是点点头,然后就回到车上满足地离开了。

小弟想说的是,没错台湾的确有人情味,而且很浓很浓。但是呢,别的国家朋友们一样有人情味。人情味可不是台湾的特产。「台湾的资产就是人和人情味」这句话反过来说,就是这个国家的人们「在这个地方四百年来,除了人情味之外不论有形或无形的遗产资产,都没有一样好骄傲的」。

先别生气。我们来想想台湾的人情味的原型是什幺。第一,不可以和我有利益关係。在路上遇到的陌生人不管是台湾人还是歪国人,帮他个小忙没有什幺不好。不服气?记不记得卧轨抗议事件?一群人光被挡住火车就气到开口说「撞死他们」、「阻碍交通妨碍公众利益」。人家抗议的是有关他们一生存亡的事哩,但是这群有人情味的台湾人觉得他们几十分钟比较重要。台湾每到有抗议活动时,就会有人出来骂说「浪费社会成本」。虽然我们知道抗议的人也不是闲着,一定是有他们觉得不可退让的主张才会採取这种最后手段,但是有人情味的台湾人,觉得让我塞车不爽比较重要。

人情味?我们的人情味,先看有没有利害关係,然后再看对象。

有时候,和我没有利害关係,但是和别人有利害关係时,那就发动「反正不干我屁事还是闲事莫管来得好,反正对我来讲那又不重要」的另一种人情味模式了。像普安堂事件,他的存在不会碍到99.9999%的台湾人,但是会碍到有些想把它拆了然后作宗教文创事业的人。这时候,社会大众的人情味就变得像某个东亚国家的非整型美女一样,要遇到大概比乐透中一万块以上的奖还难了。这时候,许多人会跟你讲「一切照法治走」。是啊,这是法治国家的根本。但是你相信法律是绝对正义绝对完善而不必有思考修改或商议的空间?不,你不是不没这样想过,而是你的人情味模式发动了。「菜堂对我又不重要,干幺因为这样得罪人」的浓浓人情味。

我们的人情味还有一个特质,就是具有自动判别对方权威、社经地位的机制,再来决定要不要发挥。普安堂代表的斋教虽然是早期台湾泛佛教的主要力量,但是在日本宗教整理政策和战后中国佛教会的「正信佛教」文化摧残下,在一般人眼中早就成了不登大雅之堂的俗信,哪比得上四大道场的法相庄严。于是,人情味自动切换为法治模式。但是在遇上某座建在南部的佛教战舰大和号时,违建马上可以补申请合法执照,人情味再次发挥无遗。

我支持普安堂的理由,是就算你没听过斋教,总听过「吃菜的」吧?老一辈的人到现在都还说佛寺叫「菜堂」。为什幺?因为早期台湾斋教的影响力极大,很多人觉得那就是佛教。

结果,吃菜的在日本时代因为西来庵事件后的宗教整理政策后被「整理」一次,国民政府来了之后,更被视为是「旁门左道」或是「不入流的佛教」。

为什幺?因为大中华思想灌在裏面的佛教,他们才觉得是「正信」。

正信?佛祖讲中文的喔?佛教哪有什幺绝对正信的,有的只是文化霸权和政治力介入后的结果啦。

我支持普安堂,不是因为他民国五十几年的建筑是不是古蹟,或是产权怎幺样之类的问题,而是那是台湾过往文化的一个脚印。面对这个脚印,现在的主事者却是一副「那种下里巴人级又不是正信佛教的东西,反正法律上站得住脚干幺不拆」的态度。讲文言一点就是「积极不作为」。这就是这群中华思想对台湾本土历史的看法,而这也是为什幺现在台湾文创这幺贫血的原因。

听过日本有个真言宗吧?那就是「唐密」,也就是中国的密教系统,从中国传来的。后来中国显教系统发达,中国人就一副「只有我们的才是正信佛教」的样子。歹势喔,不动明王、多闻天王等你现在在「正信佛教」裏看不到的,都是从中国传来日本的喔!然后现在,日本的「东密」成了他们伟大的文化遗产。然后,台湾主事者把普安堂代表的台湾「菜堂」传统,看作若烂。

别忘了,我主攻是民俗学。正信不正信,信仰层面怎幺样我不在意。

我在意的是台湾有没有产生文化主体性的机会。

而为什幺说人情味,会扯到普安堂呢?因为普安堂这种对台湾文化主体这幺重要的文化资产事件,最近却被某个充满人情味的吴忆桦返乡事件整个掩盖。媒体本来就具有社会公器性格,虽然说是私人资本,但总不能你想报什幺就报什幺吧?这种对大多数的台湾人一点关係都没有的新闻,台湾人因为人情味,就告诉你:

「唉呀没关係啦,这也很温馨啊」

最近,这个莫名其妙新闻终于揭开真相了。报导的记者,竟然和吴忆桦舌吻了起来。然后,这个小朋友说「这是巴西的一般礼节」。结果呢,虽然骂声不断,但是社会还是很少有声音谴责这个由记者、电视台组织起来的闹剧,很少对这个台巴混血的小朋友说出「你当我们台湾人白痴吗」这句应该说出的话。为什幺?因为台湾人的人情味,告诉我们不要计较那幺多,因为说不定巴西真的是这样,所以不要想太多。然后普安堂继续没人理,大埔也没人理,就连黄世铭、核四也没人理了。

不过,台湾人的人情味也不是对所有外国人通用的。东南亚国家的外劳吃了狗,许多台湾人就放话要宰了他、关到死,不管他在他们国家这样是不是很正常。当然,杀狗我也非常不赞成,也很痛恨,也觉得不管怎幺样,在台湾这都让人不能接受。更不觉得杀狗和当众舌吻同罪。不过,我不能理解的是,为什幺一样让台湾人不能接受、一样是该重视、一样是不能也不必退让的价值,为什幺在社会公器包装没有价值的伪新闻闹剧,在台湾,就该被拿出「人情味」三个字然后乖乖吞下去?而且这个伪新闻毒害了台湾整整一週,这一週裏台湾失去的价值和被忽视的真相,就比一条狗的生命还不重要吗?

人情味,是台湾的财产。但是,绝对不要以为那是台湾特有的。也不要拿这三个字,来当作我们国家退步不前、然后看高不看低的藉口。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