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评测新闻 >人我生活完结篇:快乐地结婚吧,战斗民族! >

人我生活完结篇:快乐地结婚吧,战斗民族!

人我生活完结篇:快乐地结婚吧,战斗民族!

心血来潮学俄文,因缘际会去俄国,以俄文访问过前苏联主席、史达林曾孙与乔治亚前总统等等大人物,目前在似远实近的中国失土俄国领土海参崴工作,希望能将「俄行俄状」的人我生活化为文字分享给读者。

记得当年在仁爱路圆环附近,常常可以看到已故的唐日荣先生,他那豪华霸气的加长型礼车,就违规停在前不久才歇业的双圣门口(一来他不在乎被开单,二来就算想守法停在停车格,也没有够大够长的车位,不如随便停)。但是,在唐先生离开人世之后,这样醒目张狂的汽车我就不曾再见过了。

不过,自从来到俄国工作,这样的「唐日荣式」的豪华礼车,倒是经常看得到。因为俄国的新人相当愿意花钱租几个小时的豪华礼车,在车上与亲友饮酒作乐,并享受众人的注目礼,以及过往车辆按喇趴致意的小小虚荣,绝对物超所值,不亦快哉。这样的俄国新人所在多有,每当看到加长型礼车,不必看车前的鲜花、汽球与缎带,就知道车内坐的必然不是俄国寡头,铁定是踏上红毯那一端的新人。

众所週知,俄罗斯的冬季酷寒低温,虽说想结婚的还是会结婚,不过夏天结婚的好处是除了温度宜人,风光明媚之外,新郎穿上西服革履,新娘身披雪白婚纱,不至于在白雪下和寒风中冻得打哆嗦。每当看到平常比较吝于分享笑容的俄国人笑得那幺开怀,沈浸在结婚的幸福时光时,我也乐得沾沾喜气,分享喜悦,在一旁喊一声「Поздравляю」(恭喜)祝贺他们,与亲友团融为一体。

每年到了八、九月,俄国的夏季已近尾声,这个时候在俄国的各个知名景点,总可以看到一辆辆礼车载着一对对的佳偶,以及一车车的观礼家属,还有灿烂笑容不比新娘逊色的俏丽伴娘群,带着香槟与简单的茶点,举行露天庆祝仪式。特别是每逢週末週日,有更多的新人趁着假日在户外拍婚纱照,讲究点的,甚至还出动空中摄影机,施放汽球,当然啦,邀请至亲好友见证他们的人生重要时刻,也是中外皆然。

婚礼出动空拍机!

苏联解体后,大多数的俄国人恢复以东正教为主要信仰(超过一亿人),「信众们」虽然不见得每个星期天都上教堂,每个节庆都参加礼拜,但是到了结婚这个人生中的大日子,还是常常看得到新人们前往教堂,希望自己的婚姻能在朗朗圣歌与袅袅香烟外加神职人员的祷告中,得到上帝的祝福。

除了上帝,俗世间举杯庆祝的祝福自然也不可少。一般对俄国人饮酒的印象,不外乎不分各种场合,一律手执一大瓶无色透明液体,然后倒入杯中,一口饮尽,没错,那是伏特加。不过,事实上在俄国人的各种重要欢庆场合中,啜饮香槟(Champagne)才是主流,总统普京也会在新年露脸时拿着香槟问候举国的同胞。

香槟严格来说仅限产于法国香槟地区,还得要是依一定的方法酿造出来的葡萄气泡酒。

但是,俄文中的气泡酒(Шампанское),也是由法文音译而来的外来语,就叫香槟。俄国人喝香槟酒的心情,简直可与愉悦画上等号,香槟倒入杯中后上升的气泡,彷彿愈来愈high的愉悦感。每当庆生或升职,适逢耶诞或新年,都要开香槟,就连我上次搭乘热气球降落后,除了获颁一张上面写有我的姓名与飞行时间,再外加热气球最高飞行公尺的「证书」之外,等着我的还有「啵」一声冒着气泡的俄国香槟。这样的待遇,好像我是第一个飞上太空,刚降落到地球的苏联宇航员加加林(Yuri Alekseyevich Gagarin)一样,甚至小朋友也有孩童版的无酒精香槟。如果有机会到俄国人家中作客,别忘了抬头看看天花板,常常能发现上面留有香槟软木塞撞击的痕迹(软木塞喷出的速度可达到每小时四十公里),如果询问主人,想必他一定会娓娓道来这个(些)痕迹背后的难忘回忆。所以像结婚这幺高兴的事情,不管在室内或是室外,佳偶天成的新人们,一定要开(好几瓶)香槟庆祝才行。

童话中公主与王子的结局是我们从小到大最嚮往的,这也就是为什幺我决定把我所见到的甜美温馨俄国婚礼,当成专栏完结篇的原因,「我们俄国人不像美国人那幺天真,相信『HAPPY ENDING』」,在一次讨论尼古拉二世的小女儿阿纳斯塔西娅(Anastasia Nikolaevna of Russia,也就是电影「真假公主」故事中的女主角)到底是否九死一生逃出共党魔爪一事,老师泼了我一盆冷水。而在俄国的现实生活中,公主与王子结婚后,摆在眼前的是俄国的离婚率,其实也像那香槟的气泡节节高昇,一度还曾高居世界之最。不过,至少在那彷如南瓜车的加长礼车中时,一切如此美好。

这一年来,我把我在俄国生活中看到的酒、车、雪、鲜花、食物、铜像甚至静电与哈士奇都写成文章(连韦小宝都出现过),只是还有许多构想已久,但还没来得及执笔的玩意儿,不禁让人惊叹匆匆一年居然就过去了。毕竟俄国那幺大,在莫斯科能写的,绝对与在库页岛的南萨哈林斯克(Yuzhno-Sakhalinsk)大不相同,应该也没有什幺人能写完俄罗斯吧!我只希望一篇篇的文章,能让大家能对这个国家有多一点的认识。老实说不少俄国人搞不清楚Taiwan与Thailand,与其被动地抱怨,不如张开双手,率先主动了解与接触俄国,也想办法让俄国人有机会多知道Taiwan R.O.C.一些。。

谢谢所有读者一年以来的支持,只要我的人我(俄)生活继续下去,我还是会持续地写,还请继续支持指教;也在此特别感谢「阅读最前线」给我这个发表的平台。

上一篇: 下一篇: